直营+加盟拥有近50家门店喜喜母婴将打造全产业链平台和品牌【月子中心系列】

发表时间: 2024-01-20 04:28:26 来源:面包机系列

  原标题:直营+加盟,拥有近50家门店,喜喜母婴将打造全产业链平台和品牌【月子中心系列】

  挂牌新三板,成立10年的喜喜母婴已经逐步形成了成熟的单店运营体系,开设近50家月子中心,10家直营店,遍布全国20多个城市,并且正在从一个单纯的月子中心,转型成包含月嫂服务等线上线下全产业链的母婴服务平台。

  喜喜母婴的目标是未来3年内拥有50家直营店,以及500家加盟店。 喜喜母婴如何完成这一计划,其优势和搭建的标准服务体系又是如何?针对这一系列问题,动脉网专访了徐赟。

  2007年徐赟在怀孕期间第一次接触月子中心领域。“上网搜索才发现台湾月子中心市场已非常成熟,很多新生儿妈妈会选择月子中心。对于大部分在家坐月子的上海女性来说,当时还是一件处于萌芽状态的新鲜事。”

  月子中心其实非常少提供医疗服务,95%以上全是护理服务。护理的基础行为就是妈妈和宝宝的吃、住和母婴护理。

  “我们服务的是刚刚产后出院的人群,可能会涉及一些医疗上的问题,需配备专业的医疗人员。但是因为月子中心不属于医疗机构,会所里不可以进行治疗服务,只能进行一定的观察和建议,给一个风险提示或者疾病转诊渠道。”徐赟首先和记者说月子中心的属性。

  喜喜母婴目前四大业务板块是月子会所、韩通开奶、姿信产后和扫e嫂月嫂平台,以月子会所为根基,打造了包括月子餐、无痛开奶、产后修复、月嫂服务、母婴摄影等多项增值服务。

  对消费者的服务,因为地域的关系,仅在月子餐上会有一些差别,其他全部是统一的标准。

  收费是采用套餐的方式。每个城市、每一家店都有不同的套餐,收费标准有差异。记者查询大众点评得知,喜喜月子会所杨浦江景馆店,就拥有28天享爱套餐59997元、馨爱套餐81997元以及尊爱套餐121997元,三种收费套餐,其他地域稍微便宜一些。

  “单纯的月子会所盈利其实是综合方面的,吃住护理基础服务,没办法细分出来哪一块盈利贡献最大,因为客户购买的是整体打包服务。”

  妈妈和宝宝护理,一个重点是的管理,比如开奶、疏通等。宝宝这块的话,更多的是生活上的护理。“宝宝每天要喝七八顿奶,每天早上都要有沐浴、五官清洁、脐部的护理、臀部的护理。我们会给宝宝做婴儿SPA和游泳,促进宝宝身体和身心健康的发育。”

  不过,月子会所的一延伸服务,“产后修复,比如经络的疏通、骨盆的恢复、私处的修复、身材管理等,是盈利较大的部分,因为妈妈在月子期间,主要的精力放在自己体质的恢复和宝宝的健康方面。”

  出了月子之后,女性更多的机会放在怎么去恢复到产前状态,这时候对产后修复的需求就比较迫切。“一个妈妈有可能是在坐月子的时候预算是5万元,花在产后修复上面是20万-30万元。”徐赟说。

  目前我国月子中心实体模式不外乎酒店型、独栋型、医院附属型和社区型等几种。

  社区型模式,有一些像家庭宾馆,这种在月子中心刚刚起步萌芽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月子会所出现。“3-5间房间,私密性比较差,设施设备的专业度也比较差,在月子中心全国越来越普及的现状下,已经比较难生存了。”徐赟认为。

  另外三种模式,载体上最多的其实还是以酒店和宾馆式为主,市面上70%-80%月子中心全都是在酒店里。医院附属型和独栋别墅型可能各占一半,约10%-15%。

  喜喜母婴采用的也是酒店物业模式,租用酒店的楼面,不是联营,因为酒店的专业跟月子会所的专业相差还是很大,管理运营的模式也不一样。

  回忆10年前的情景,徐赟说:“当初,酒店很难谈,他们不太敢接受这种模式,觉得这是种新型行业,之前也没人尝试过,比如酒店最担心的是大堂里会像医院一样挤满大肚子孕妇,小孩住进来,会不会吵到其他楼层的客人。”

  不过,月子中心必须由粗放向精细化管理升级。解决住的问题是酒店的专业,他们更善于解决标准化问题,月子中心的核心是把妈妈和宝宝护理好。

  另外,对于投资者来说,采用酒店物业,模式比较轻,前期投资的资金少,筹备时间较短,后期的管理上也比较轻,可以把保安、工程及客房打扫等,让酒店帮忙来实施。家属还可以吃酒店的早餐,共享酒店的健身房、游泳室设施,较为方便,安全度也比较好。

  当然月子中心公共区域也一定要进行一些符合规定标准的改造,比如酒店内的感控、医疗材质和检测设备的使用、安全门禁等。

  喜喜母婴第一家店开在上海陆家嘴的一家酒店公寓,因为徐赟的丈夫,现在的董事长左贵林当时在经营一家酒店式公寓,因此得到先发优势和地理上的一些便利。“现在已经变成酒店主动来找我们月子会所招商和投标,愿意入驻进来,已经很普及了。”

  为了更好的扩张,2012年,喜喜母婴完成浙江红榕资本A轮900万元融资。

  创业前8年,喜喜母婴全部采用直营的模式,“直营的过程中,我们做了标准化探索工作,包括单区域多重的管理模式和跨区域管理模式。直营体系下,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徐赟表示。

  标准化的话,喜喜母婴内部的标准化手册有30多万字,精确到倒一个尿片要多少动作,每一次碰到的紧急状况,比如宝宝呛奶,怎么去处理,怎么跟上级报备,全部是非常细致的。月子中心的ERP系统记录护理、餐饮、市场、销售、职员管理等 数据,全部留存在平台上,用户都能够实时查询。

  2014年3月,喜喜母婴召开战略研讨会,开放加盟。为何需要开放加盟?因为月子中心行业直接去做标准化,通过时间和经验的积累,是可以完善的,但最重要的还是落地执行和现场管理,这部分不好把控。

  “我们品牌到异地去扩张的时候,当地的物业资源、产业资源等,覆盖母婴产业链上下游,都要花很大的精力去拓展。因此,跟当地有意投身到母婴行业的人相比,我们是处于劣势的。但是他们的劣势是缺乏运营的经验,也没有品牌,不知道如何去管理,所以很适合加盟。”

  目前,喜喜母婴会为加盟方提供物业选择、装修意见、团队指导、ERP体系,每家店都会有商业计划书、盈利分析,并提供督导、管理输出等服务。加盟费是5年80万-100多万,目前有品牌加盟模式、委托管理和技术加盟3种模式,匹配不同的加盟商需求。

  喜喜月子中心目前的直营店比例占到20%,剩下的80%则是加盟店。店面选择当地交通较为方便,同时环境比较安静的地方。未来喜喜的城市发展的策略是一线城市继续发展直营店和委托管理店,二三线城市开展技术加盟店。

  目前在成本支出上,喜喜母婴最大的是人员和房租,其次是市场推广费用、采购物品,如月子餐、尿片之类,也占据特殊的比例。获客上,大城市主要还是百度和大众点评。小的城市的话,当地的论坛和社区会比较有效果。

  在采访中,徐赟还和记者说韩国和中国台湾的月子中心发展状况。“韩国市场的渗透率非常高,70%以上妈妈全部在月子中心坐月子,而且她们大部分只住2周时间。”

  台湾的月子餐非常有特色。“消费者的观念非常成熟,月子中心只提供专业化服务,比如说像喂奶、换尿片之类,都是妈妈自己做的。这种普通的服务,回家妈妈也要自己做。他们也很少像我们的月子中心一样,多个医护人员服务一个妈妈的情况。”徐赟表示。

  月子中心,满足的是要出门坐月子的用户,她们需要全套的、专业的、体系的服务。这些人群是母婴人群里处于金字塔尖比较高端的人群,更多的妈妈其实还是选在家里做月子。

  针对这一块业务,喜喜母婴推出了扫e嫂平台。平台解决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同时为线下的业务提供线上的数据,让客户更方便,更直观的选择到适合的 服务有保障的月嫂。”

  扫e嫂平台就是把月子会所的部分服务,搬到网络上,客户能通过线上去选择下单,整个受众群体比月子会所要更大,服务的区域并不像月子会所一样受地域的限制。

  记者了解到,扫e嫂目前签约了10000多名月嫂,自营月嫂占10%到20%,其余为合作月嫂。为越来越好的体验,平台会给月嫂和客户买保险。

  扫e嫂采取经纪人模式,经纪人可以向平台推荐月嫂,经过平台的培训和考核之后成为合作月嫂,经纪人管理自己的月嫂团队,每单从中抽成。

  在喜喜母婴的产业布局中,线下依然是重点,扫e嫂承接的是线上母婴健康管理+生活服务平台。

  对于月子中心未来连锁化的发展,徐赟满怀信心,“对一个新行业来讲,要经历从原来的无序混乱,再到政府推动和规范,形成标准化的制度和产业形态。”

  如果类比的话,就像酒店行业,最开始家庭作坊式的招待所已经全部被品牌化的连锁型经济型酒店、精品酒店所取代。月子中心也会往标准化、规范化和品牌化方向发展。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