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期】《四会文史》:民国儒官苏世杰

发表时间: 2024-01-12 16:46:55 来源:产品中心

  在留念辛亥革新100周年之际,香港富佳拍卖行2011年春拍时,特别增设民国时期的革新家、书法家、保藏家苏世杰书法遗作及其所藏名人字画、文房杂玩、佛像、民国元老功臣画像专场。可你知道这位集“三家”于一身的苏世杰为何方人士吗?本来并不悠远,并且近在咫尺,苏世杰就出在广东肇庆,出在肇庆四会。仅仅墙内开花墙外香,这位与高剑父齐名的苏世杰,在当地却不为人知。笔者认为,像苏世杰这样的人,前史是不该忘记的,后人应记住他,应该承继和发扬其对民间传统文明的固执和深邃的盘缠,这在全国上下都在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文明大发展大昌盛的今日,显得很火急和重要!因而,特作一番查询了解,并将查询所得记录下来。

  苏世杰,男,字少伟,生于1883年,殁于1975年,广东四会大沙龙堀村人。苏世杰清末入读广东测绘书院,与广东闻名文明人士罗翼群同班同学。苏公结业后服务于铁路局,期间根据爱国情趣,参与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旋奉孙之命前往香港办报,宣传革新,推进革新大业。民国建立后回到广州,在大元帅府兵部任秘书等职。听说炸广东提督龙济光时,苏世杰由香港带回炸药,参与是役,仅仅国民革新史上未见记载,可谓无名小卒。

  尔后,苏世杰参军、从政多年。军职方面,曾任粤军许崇智部秘书长、张明达部秘书长、国民革新军第五军李福林部秘书长、第四战区长官司令部秘书。政职方面,先下一任四会县长、广州市财务局长、罗定县长、广东省财务厅科长、广东禁烟公署秘书长。

  苏世杰不管从政参军,为人处事均以公正廉明著称,甚得长官器重和同僚敬仰。在民国实施由民众直选县长时,他以高票胜出,成为四会县第一任民选县长,由此可见一斑。苏公常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不与同恶相济,俯仰天地间,无愧于人,吾宁做饿殍耳。当国家处于危险时间,官吏趁波逐浪,大众苦无宁日,内忧外患,他常叹国家有累卵之危,非亡于日,则亡于俄。此虽非骇人听闻,实出于一片爱国热忱。苏公不光自己以身殉职,对子女也严加管教,要其紧记,做人须廉洁奉公,为国效命。抗日战争迸发时,他即让两位令郎解甲归田,参与报国队伍。抗战成功后,长子苏健解甲返乡,充当乡长,服务村夫,二子苏涟,则到信宜县办教育,却不幸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虽堪怜惜,但为国牺牲,做爹的无怨无悔。

  苏公关爱部属,特别青年。他常常鼓励他们勤以读书,奋发向上,爱国爱民,努力创造光明前途。还不时劝诫我们,为民就事,要不遗余力,不要收红包,不得有贪婪行为。耳提面命,有如父师,故青年人很喜欢他,接近他。他在罗定任县长时,一位叫苏信若的部属晚年写了本自传,竟在自传顶用两章篇幅写苏世杰,记叙、表扬苏世杰的为人和积德行善。

  苏世杰是位清官,为官多年,一直两袖清风,一干二净,没置过一分地步,未买过一块砖瓦,也没有一分不服水土。他的学生原四会镇镇长冼炳祺及四会黄岗中学退休教师蔡福龄都对笔者说,苏教师告老还家后,住的仍是祖传老屋,由于没钱,只好在家里开办书院,教书育人,收点膏火,清贫度日。解放初,当听说(时任华南局兼广州市长)得知他的窘境后,还寄过20万元接济他。1951年封关前,让他敏捷离乡出境,他连外逃的“水费”(路费)都没有,仍是亲朋听说相助,才得以偕夫人、令郎苏健、媳妇、孙儿及时抵达香港。到港初期,日子极为艰苦,直到苏健配偶找到作业,日子才有了着落。蔡福龄还说,苏教师泾渭分明,当年他常在课堂上向学生历数蒋介石的糜烂,说“我只信仰孙中山,不信蒋介石。”

  苏世杰身体魁伟,精力充沛,常穿长袍,不穿西装,大有儒家之风。他日子很有规则,毫无不良嗜好,公余不是看书,便是写字,临池泼墨,无间寒暑。其习书法,先从篆隶下手,旁及晋贴唐碑。他最赏识清代闻名书法家赵之谦的书法,保藏赵的真迹甚多。他所书赵之谦字体,笔力扛鼎,刚柔并济,举重若轻,深得古意,成为岭南有名书法家。听说,当年广州海珠广场、广州酒家之名,都是苏世杰任广州市财务局长时所书。苏公爱以艺文会友,早年在广州,曾与陈树人、高剑父等名家安排“清游会”,研讨书画艺道,社会人士一时风从。他与高剑父被誉为“四苏(四会苏世杰)番高(番禺高剑父)”,并称岭南书画艺坛。1954年,他在香港与名家张韶石、谭颂平兴办“颂卢书画苑”,并与邓碧云、李供林等重组“清游会”,自任会长,定时雅集,研书读画,盛况不减当年。1973年,已是91岁高龄的他,还兴办“香港我国书道协会”,并任名誉会长。可见苏公晚年,对香港文明事业作出重大贡献。

  苏世杰也是位保藏家。他由于好读书,对藏书早成习气,外出街市,只需有钱,必到书店选购书本,发现好书,没钱借钱也要买。所以,其在乡下藏书之多,有如浩如烟海。惜为避祸香江,悉数扔掉。后来,他还常对亲朋说,丢掉藏书固属惋惜,最悲伤者,数十年之日记,亦同遭此劫。尚有赵之谦之编年谱草稿,及赵之谦真迹墨宝,均遭丢失……

  苏公早在抗战时期,就与在广州运营“九华堂”文物店的大保藏家刘少旅先生结交。这百年“九华堂”,是我国最早呈现的文明运营薪火相传,后来刘少旅携宝移居香港,持续运营“九华堂”。这时,苏刘二人交游愈加亲近。刘少旅先生曾捐献逾千件太乙楼藏我国书画给香港艺术馆,其间就稀有件是苏世杰书法,二人友情不言可喻。而苏公此间,亦保藏了很多文房四宝、鼻烟壶、佛像、名人画像等精品,可谓收成极丰。听说,苏世杰从香港移居台湾时,带走的藏品装了两货柜。

  苏世杰1973年兴办“香港我国书道协会”后不久,身体日薄西山,已是风烛残年,令郎苏健于同年冬,始将老父接往台湾同住。两年后,即1975年,苏公心脏衰竭,油尽灯枯,离开了人世,享年93岁。苏公去世,惊扰港台,治丧之日,虽无大排场,但气氛极为庄严盛大,在台文明界名人梁寒操、陈子和、黄范一、欧豪年等以及苏公生前听说前往参与丧礼,并亲致吊 。梁寒操先生挽联云:“寿逾九秩,真守终身,台甫应列儒林传;书契悲龛,学宗鲁叟,硕德长垂大雅风。”前国民政府参军长邓大璋挽联云:“忆当年为国辛劳,同志相谋情同手足;叹今朝兰摧玉折,名垂青史共吊忠魂。” 香港“千岁” 同人挽联曰:“千岁宴开,群翁雅集,互相毅力相投,杯酒言欢、畅谈往事;百龄星殒,老友伤悲,尚幸典型宛在,北碑遗作,活现人世。” 香港美术博物馆(现香港艺术馆),还盛大举行“苏世杰书法展”,痛悼这位民国的革新家、书法家、保藏家。

  1982年,立前史博物馆,为了留念一代书法宗师苏世杰诞辰100周年,又选出其一批书法墨宝,举行“苏世杰遗作书法展”,立序记曰:“苏氏生前于海外宣传中华文明,矢志不渝,较为各界所敬重,本馆为追思革新先进,敬仰一代书法家之风格,特洽请其哲嗣苏健先生,供给遗作书法60件,于国家画廊展出,用资留念。”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