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线简笔画遵守交通的画呢(第三章:寻找凉皮铺)

发表时间: 2023-09-26 13:45:05 来源:产品中心

  关于【斑马线简笔画】:斑马线简笔画(斑马线简笔画涂色),今天涌涌小编给您分享一下,如果对您起到一定的帮助别忘了关注本站哦。

  每个人的到来,都将为世界点燃一根火柴吧。这里是长篇连载小说《我们的生活》

  解百新楼向北,就是湖滨银泰城。一共有ABCDE这几个区。我没买过衣服,但吃过几顿饭。和王子约会,选过E区的一家酸菜鱼店。

  我离湖滨商区大概十五分钟的步行路程,那一次办公室有点小风波。我在等位时,同事阿谭给我电话,叫我少掺合人际之间的事。

  王子也与我联络,我告诉他没关系,还在等。阿谭与我细细聊,外堂有点喧嚣,我一般都是应着。

  王子当时工作的地方在火车东站,坐地铁到龙翔桥,得往南下一段路。银泰城很大,有时不一定可以马上找到正确的餐厅地址。

  酸菜鱼是用鲈鱼做的,鲈鱼本身的肉质就细滑,红辣椒在里面,说是保持他家餐厅的风味。王子到后我们匆匆吃完,然后就是去西湖边逛。夜西湖有灯光秀,配乐是西乐,很激情澎湃的那种,适合喷泉洒出或高或低,还有强弱不同射出的水花。

  沿湖滨路的是湖滨银泰E区、D区到B区的背面,这三个区的正门都在延安路上。

  它里面售卖的有一种玩具感应灯,卖得几百元,有几款造型,其中一款是米白色小熊。网上有类似款,价格可以降到十分之一。

  我和王子在粉红砌墙外留影过,这是在孕期的冬日,我们都穿了羽绒服,戴上口罩。在室外的大玩偶造型前,我们也留了影,不过照片已找不着。

  那片粉色砌墙,还装有马灯配饰,有一次看见过网络卖家在拍服装照,背景的风光不像在国内。不过现在这样的建筑风景,多了许多。

  离湖滨银泰一千米距离的羊坝头,这儿的一家银行天天有拍客在为卖家模特拍服装照,还有新人在这里拍婚纱。我逛线上商铺时,就发现过那灰色砖墙和质感高贵的铁栅栏。

  还有一家就是我的工作楼了,楼是橘色砖,白色门边,几层台阶,我们的正门常年关着,除了安邦押运车接送传票或专用工作纸。我们员工出入的过道侧边墙也算一处风景,类似于羊坝头支行的侧墙。

  总之在这附近的楼,都很适合拍照。我当初拍摄结婚的婚纱照在网上留意过,有些取景地就出于此,这里不用付费,只要别妨碍银行的正常秩序。但目前为止银行内部是不能进去拍摄的。

  羊坝头支行的员工餐都是在我们的楼里用的,我们大部分部室搬离,应该会有新的银行部门入驻。

  采芝斋是一间很老的店,旋转的侧边有一个卖产自澳大利亚的冰淇淋,15元一杯。冰淇淋的颜色有蓝红黄相间的,像一副重彩的油画涂料。其它几种颜色就普通多了,都是单色的,看上去很纯很正。

  糕饼卖得也与时俱进,盛器采用木制,框沿印刻着“杭州采芝斋”的黑色墨笔字样。价格对于游玩来到此地的客人们来说,可接受吧。4元就可以买到各种口味的苏式月饼。

  桂花冰皮绿豆、玫瑰冰皮绿豆,还有原味冰皮绿豆,这些外观是广式月饼的样子。老式点心唯一不足的是,偏甜些,若是糖度低点,应该就有很多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来到这里的恋城游客。

  以前的点心制法与更多食材搭配,让它们现代起来。如掺入芝士蔓越莓的糕点,还有各类酥饼,如百香果酥、紫薯酥、红豆酥、枣花酥。它们起了酥皮,有些表皮洒了黑芝麻,长得想让人多吃一口。论斤卖的三四十元一斤,论个卖的四元、八元一个。

  人行街上靠近采芝斋的绿色屋子,以前是报亭,现在是麦当劳的甜品站。有新品出售——心冻角,原味五元一个,宇治抹茶六元一个。

  采芝斋与知味观相平行的小路往前,是意尔康鞋店。此时正在促销,满200减80,满400减160,打完折的价格为二三百元。这里卖最多的款式是老爹鞋,这还是我先在网上看到的叫法,也就是运动鞋,跟部有点高,鞋身比一般的旅游鞋小巧些。

  再往前有一家波司登羽绒服店,店里有人逛。我翻了最靠门口一件的吊牌,是1499元。它的鸭绒含量是90%,和我身上的这件一样。

  这沿街的店,还有张小泉剪刀。进店时,一个中年女店员正在打电话,讲的是店里的剪刀与价格。剪刀依次摆在玻璃陈列柜中,我问了店员:“这些都是什么剪刀啊?”

  由店员的站位来数,上层第一排是普通剪,第二排是指甲剪,然后第三排是手工剪,下一层柜子放的是大大的厨房剪。价格高的大剪刀卖300左右,小剪刀买30左右,中型剪和厨房剪卖百元以内。这里的菜刀、刮刨、指甲钳套装都有售,转了半圈的小柜台,摆着茶壶器皿。

  端把壶有手工师傅一锤锤凿的,表面有缩小的蜂窝菱形面,价格为540到2180元。有些用了机器制作,使用的是黄铜,拎起来有点重。

  “主要是装饰用的。”中年女店员正在管翻弄柜台玩意儿的小男孩,一边回答这只比手掌大一点点的金黄小算盘。

  来这店里的一家三口听乡音是北方的,舌头吐字卷卷的。父母二人也没打算买剪刀或者张小泉的工艺品,我走出店门,他们就站在门口,等小男孩出来。

  我逛的时候是下午二三点,太阳正好。门口列着一块菜单,不能翻页,只有一张。杭州特色菜价格高些,一般的蔬菜冷盘,或是炒菜,和一般餐厅差不多。

  这个时候能是下午茶时间,北美传奇咖啡店里有几个年轻客人。很多蛋糕28元,如星巴克的价格。这里还卖早餐,门前竖了广告,产品有焦糖丹麦酥、粉红贝果、芝香火腿可颂、北海道风味盐烤吐司,价格是9.9元起。广告语是:不止好咖啡。

  抹茶千层和红丝绒芝士摆在一只托盘上,抹茶是奶绿,上面插了白巧克力条;红丝绒芝士则是鲜艳的大红与白奶油相间。

  再往前一段,是湖滨银泰D区,我在这里吃过几次蒸年青,都是美食APP团购的双人餐,我记得臭豆腐虾仁,豉豆排骨、虎皮凤爪……一共八九道菜,不到九十元。那时我请王子用餐,坐在餐厅往里最角落的位置。我们胃口很好,还是剩了一点点。

  王子吃饭都贵一点,周末他与维安兄弟聚会,让我帮忙选一家店。他误以为西湖的一家特权餐还可以抢,我告诉他:“抢名额的特权餐都只有几秒钟就抢完了。”那些先付款的特权名额通常够,但是价格和菜品内容是不一样的。

  我选择的是童记饭堂,49.9元一份,有四个菜:生炒小公鸡、手工豆腐炖火煄、外婆菜炒蛋、蒜泥炒时蔬。

  回来后王子说菜就是食堂菜。我看过餐馆图,有点像武侠剧里的客栈。因为要享受49.9元的特价,必须二人成团,所以我也买了一份。

  王子下午四点半便出门,去地铁站接维安兄弟。维安兄弟的哥哥在美国创业,辞掉了在杭百万年薪的工作,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那家蒸年青再到美食APP上查,已经闭门歇业。而这所城市从来不缺,总会再次冒出一间间有味道的餐厅。

  延安路的B楼沿街店,寿命似乎长一点。那间古早万丹开在地铁口出来的转角,现场制作车轮饼,有几个年轻人在等候。

  这儿有一个美食小城,我最先看到的鸡翅包饭,用的应该是个头很大的鸡翅,焦黄的皮膨胀着、鼓鼓的,看皮的颜色,似乎是奥尔良味的。我没有尝美食小城的任何食物,要是米奇长大一点点,可以带他来吃。

  杭州素卷有点类似于春卷,但它只是一侧卷起,不是密封的包裹,因而能够正常的看到馅料有黄瓜条,在油里煎一煎,摆盘后放几截小葱。

  卖的煎饺有点像必品阁王饺子,是细瘦型的,封口很多折,饺子煎完后浇了鸡蛋液。售卖的饺子被铲到锅中间,能够正常的看到蛋的碎末和锅底的油光。

  卖章鱼小丸子的店家在三点的样子也是空着,原味和芥末味都卖15元一份,看图片的话,一份是六枚。

  水果捞任意搭配9.9元半斤。有位同事曾请我吃过,这可搭配猕猴桃、火龙果、西瓜等水果,以及西米露、椰果等Q弹的糯感类饱腹小食,成品的色泽是亮眼的黄、红、白、橙。

  小龙虾是去头的,鲍鱼中等个,还有小章鱼、蟹钳、扇贝,它们都掺了红辣椒,一看就是入味了。摊位上头写着XX冰淇淋,下面一排广告语却是:不到海边,吃遍海鲜。

  从美食小城出来,仍是美食。冰糖葫芦有大串草莓,小颗的暗紫色,淋了黄糖浆像是敬佛的寺珠。我猜,那暗紫色的是蓝莓吧。

  除了经典山楂卖十元一串,经典草莓大串的卖20元,网红小串组合则卖25元一盒。

  炸着吃的小食倒没闻道浓烈的烟香,东西很多都卖第二份半价,第一份在10到15元之间。有鸡柳、鸡排,香酥脆骨、香骨鸡腿,香酥小黄鱼是15元一份,这家店口的人比较多。

  知味观除了堂食,有延安路上有也有外卖铺,还有小店。外卖铺卖的都是新鲜熟食,估计当天就得吃完。小店卖的是成袋成盒包装,更适合送人,也适应于久放。

  我想起工作日的周五,同事们会电话联系卤店老板,订购一盒或半盒份量的卤鸭舌,不足百元是一盒。虽然是私人卤的,但他们总说这是周末看剧的好零嘴。

  知味观卖的礼盒,我2020年初在网上也买过。那是无意的发现,发现APP首页有售卖特价礼盒,这是老店,又够经典,自然就买上了好几盒。不过都没怎么送人,自己品尝了一下,叫花鸡做的酥嫩,够香。蜜糖藕的话,适合我的父亲——甜。

  小店收拾得很美,中间的展台除了放糕点,像麻薯、蛋黄肉松青团、桔红糕等等,还摆了一些布偶。一只蓝黑色的布熊放置在一个透明的长方形塑料盒内,盒子的一面靠着一只大红色长耳朵兔子,一个座台放了一根长竿,两头挂了印有喜庆娃娃的类似香袋。

  继续向前,是江浙荟,这算有点名气,在各个商场里有设。江浙荟往北向又开着一间杭帮菜馆,门口设了一间小柜子,卖的仍是冰糖葫芦,宣传广告是:热爱馋百妹,甜蜜更入味。

  它家的花样比之前看到的要少,菜馆的菜单很大一张贴在门口的玻璃上,杭州名吃像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叫花鸡、杭三鲜,都是不标价的;家常小炒倒是看着谁都吃得起,酸辣土豆丝12元。白切鸡48元,笋干红烧肉最贵了,是58一份。

  再走走,对面就要是龙翔桥服饰城。未穿过马路,有一个头顶高耸发的老男人,他一直站在斑马线的横道起线,右手撑在红白围杆上,穿极修身开后叉的衣服,鞋子是高帮的。等到灯绿了,其他行人才与他一起,穿越四车道的马路。

  穿过马路是胜利剧院站,龙翔桥的服饰城就在这边。沿街铺子不知是不是工作日,在以往我的印象里,都是挤着一堆的人。车站的后面多了一家喜士多,冰柜里摆了盒装八宝粥,还有各类馅饼,以及长香肠、蛋挞和法式吐司。法式吐司上有一些葱末,表面煎过的样子,6.5元一份。

  清晨起来洗漱,卫生间的下水通道开始冒水,一会儿水流又倒回去,可能是楼上人家在洗澡或是用洗衣机洗衣服,父亲说:“赶紧报修吧。”

  我走出登记室,出来往北一拐,就是公园。早晨的公园还有人在练操,中午的话,是老年人带着孙儿饭后散步。

  后几天的午后,我又遇见他们。女孩的头发有点淡黄,齐刘海,穿的是倒背衣外罩,老人的眼神很聪慧,离小女孩两三米远,一直注视着。

  我脱掉外套,走回到客厅。这儿的客厅也是餐厅,连着卫生间和厨房。父亲帮忙看水,冲着窗往楼下喊,“要不要放?哦,好嘞!”

  下午再去延安路,这几年都没到龙翔服饰城内过。一楼是男装,一眼望去都是以黑灰藏青为主的深色。二楼女装我没有逛,直接上到三楼。与以前简单的砌墙隔铺不同,现在的装修时尚许多。因是冬日,很多店铺都卖羽绒服。问价之后,店主往往会看一下收在衣服里的吊牌,然后说出原价多少,打完折的线多。

  好的是这摸起来的确是羽绒,而在以前,通常卖棉服的多。就算说是羽绒,其实手感一摸便知不是。那时价格低,现在的话,真不如线%的白鸭绒哦。”店员会这样说。

  “哦,这是网店上看不见实物标的,我们这儿都看得见。”店员说,扯一扯挂起羽绒服的一边下摆。

  这儿的店铺都有各自风格,装修上,虽然房间不大,有的做了玻璃橱窗,橱窗内挂一件店里最出色的衣服。我见到一件与我上次那件小香风呢裙料子相同的大外套,袖口米白,扣子像一个岔梢,领边是半椭圆形,上面再戴一顶金属链装饰的黑帽子。

  有些店门外装饰有马灯,配合着场内的亮灯,泛着微微黄光。马灯下挂了一个花环,圆圈里是一个布娃娃。她有卷白发,穿红色裤子,加一双棕色袜子,袜子上是一圈白边,手里再捧一袋花。

  矮衣架抽到门口,挂着一件黑白格的大衣,暗蓝的墙面挂了天使的刻画,是白色的。

  还有一间叫名衣馆的铺子,橱窗贴了一幅裹胸裙的盘发女子图片,整片玻璃拉上了淡蓝窗帘,外墙是深蓝的,分格的墙板上粘有金色花纹,花纹上方也有复古的灯饰,没有开。灯的斜下方是空了一排的衣架,衣架下放着一组简易柜,柜子旁边有一个黑色塑料袋罩着的物品,一看就是一个落地花瓶。

  工作日,有几人在逛,唯一只见到一位男生,陪着。当时店里除我还有两位女生在逛,不知他是谁的男朋友。男生就站在门口摆的模特面前,手里握着手机,始终没有进去。

  我再逛一间店,卖的全是一目色的羽绒服,叫价600多元。摸摸手感,是膨松的鸭绒,按下去就鼓起。

  第二天,我趁通勤票尚未用完,去了就近的环北市场,位于凤起路的北侧,是后建的新楼,不过算起来,也造有好几年了。

  秋冬天冷,王子搬衣服到市区时,扛了一只大大的储物袋,他没那么壮,却也承担了线裤、线衣、外套等等衣服的重量,里面也装了几件我的衣服。我们这样,有些季节把衣服拿到市郊,有时又拿回来。我开始觉得是不是要扔几件不穿的旧衣服,这样好把橱柜清空些,也更方便找。

  看来是不能还价了,她从堆货里挑出一只平闭的黑袋子,然后敞了一下,将裙子放到里面。

  我用手机扫了二维码,用零钱支付49元。王子在生日时给我的600元,是存在微信钱包里的。

  买好裙子,我看到斜前方有一套菱形格子的毛衣背心,里面是棕色未及膝衬衫裙,领口系着深褐色格子领带。

  走几步又回头,拍了张照片。网上一搜,同款的卖69.9元一套,样子完全一样,不过网上搜索到只有一家卖这款的,而且不退不换,是从广州寄来的。

  我继续往前,能看到中意的不多。有一家店铺,一侧挂的是轻薄的春装,都是淡黄色,里料都加一层薄纱。

  看见挂在铺口的几件丝巾领毛衣,挂上同款的看到两件,一件米白,一件暗红。店员说一共有四色,另外两款放在铺里面了。

  我先入眼的是米白,丝巾领是围着领口的洞隙穿出,再打一个结。丝巾是蓝色花样的。

  她让我进店里试看,我从黑塑料袋拿出我刚买的裙子,她便说:“不要太搭哦!”说罢,一手垂着裙子,一手提着那件米白毛衣。

  我本以为要拍照才能在网上搜到同款,又不敢现场拍。试着搜索了丝巾毛衣女,不料跳出来的,有同款,也有类似款,都是我中意的,价格六十的就算贵些的了。同样是丝巾领,样式更多变些。有斜的蝴蝶丝巾领呢,只要56元。

  我终于掌握了些行情信息,继续逛。在电梯出入处的一排店铺,我看到了小香风的外套,很厚,也很轻。是粗线的,用的扣子有金色镶着,同款有淡粉,红色。

  店员说:“399。”“这是夹羽绒的,你看。”她试着掀起衣服里面,是一层缝制过的鸭绒絮。

  我翻转衣服的前后,配这条裙子不太配,现成我衣橱可搭的基本上没有。“60吧?”

  这里环境有点吵,我在楼下接了个平安保险的电话,也没怎么听清对方说了什么,这次又听错了。

  我没有争论,坐了下楼的电梯。回家坐车,看到十字路口正好一辆76路因红灯还没开到车站,等绿灯了赶紧跑,算是赶上了车。一点多钟就到家了。

  家里招待了爸爸的一个朋友,我回来时叔叔已经吃完饺子。他给米奇送了一个“岁岁平安”的红包,起先吃饭时我没看。回来后,已经洗过手,就打开袋子拱起袋口,大致看了看。

  我早晨坐车。临走前父亲要给我画一张图,讲明它在庆春路和平海路之间的巷子里。

  他说:“算了,随你,这么不耐烦。”他拿起画了几条线的白纸,进到大房间去。

  想了想,在楼下的绿化过道又打个电话,“喂,爸爸,去领这用品只用这一张卡片吗?有无另外的要带的?”

  我在市一医院站下了车,上天桥电梯往东走,先是问了报亭的摊主,“平海路地下停车库在哪里?”

  我说了是医院分发的领取卡片,女店员让我关注公众号,马上拿出一盒雅培的小盒子。

  盒子里有三样,一条光触媒方巾,可以在有光的情况下分解细菌病毒,盒子上写再潮湿也不会发粘发臭;一个沙锤,说是可以做听觉和追视训练;再一个红色海绵球,是在0到1月龄做视觉训练的。

  店员说这个买买也要二三十元,他们线上也有很多适合宝宝的用品。我知道这是招揽生意,如果等空了,真可以在公众号线上瞧瞧卖些什么。这要对比一下淘宝或京东的卖家,综合商品质量与价格,最后决定买哪里。

  网站客服前天给我回电,说了好评返现的事情。他们说目前他们的APP中,商家的确没有一元返现活动,这纸是放入另个平台的。由于没活动,一元肯定是不会返我,而处理结果的话,会提交给再上一级,后续处理客服没有明确说会不会告诉我。

  米奇睡的床,来自父亲的朋友老王叔,他们的孙女睡到三岁要换大床,正好我快有米奇。

  老王叔说要儿子开车一起送来,后来因儿子上班,搭了邻居的小车送到大树路口。

  父亲拿回放到大卧室,隔几天空了便安装。他说装了也简单,按照自己看了零件和一块块的板,重新将它组装好。

  床的一面围杆可以翻下,另一面宽的竖板有一层圆弧,木板上贴了贴纸,有爬树的猴子,紫色雨伞,带壳蜗牛什么的,没有粘掩的可能是个牌子的名字吧:小龙哈彼。

  现在天冷,我想起米奇有一件连体厚衣,只比大姨送来的连体衣薄一点点,开了油汀后,能不用盖太多也暖。

  父亲将米奇的衣服放在我衣橱上的纸箱里,一些是别人送的,还有几件我买的。在我床内边的一角,有两个放满小衣服的布袋。他出生时是夏末,都是薄衣,秋季是加厚一点,到了冬季的现在,穿比厚一点的再厚一些。如果有了连体厚衣,里面就穿刚入秋的衣服。

  我买了一对安抚枕,线上的购买选项叫做气球派对,上面画的却是北极熊,以及三角形的山,和圆圈的树枝叶子,最粗的树杆像一根棒棒糖的柄,还有月亮星星。

  它有三十厘米左右的粘带,同样长度花色的布料将两个88厘米长的圆形枕头连接起来。说是可以防惊跳——升级固定,睡得更香。

  用它的好处还有防止翻身,米奇睡在安抚枕头之间,头下再垫一个内芯没有高度的枕头,只有一点点宽松。

  靠床的窗户有钢筋护杆,用于防盗。护杆的横架上可以放勾子,勾子挂一根线,线上是铃铛和塑料沙锤。再一根线,挂了红黄蓝绿粉的气球,网上购买十几元有五十个。

  我看到米奇睡在床里,现在是把整个勾子拿掉,之前铃铛沙锤是尼龙线穿在护杆上,那我就只取气球,放到竖台灯的木耳边罩子下。

  尿不湿目前用的是同事小周的尿不湿,我看了下,超市活动价是105元一袋。米奇没有像同事们说的,小孩一天要换十来个。

  米奇流口水,脖子红了,穿尿不湿的大腿根也有点红,我们去药店配了治发炎的药膏。

  回来后洗澡,就给米奇涂脖子和大腿根。眼膏太小支了,虽然不到三元一只,效果好的话,得多买些。

  王子去药店要配的是治鼻炎的喷剂。那时我还在孕期,陪他一起去医院耳鼻咽喉科。第一次配了好多袋生理盐粉,一个洗鼻器,还有三瓶依次隔几分钟喷的喷剂。

  洗鼻子在我看来有种窒息的感觉,先将洗鼻盒子放盐粉,掺入凉水,再加一些热水,调出来的温度隔着盒壁摸适宜低温。夏天时我会事先晾凉开水,这次到了冬天,王子直接接了自来水,再从热水瓶倒出热开水,摇晃调匀盐粉。盐粉是容易溶化的,到了冬天也是。热水只加浅浅一层就好。

  接着便是把塑料管的一头插入一只鼻孔,紧托着管子,另一只手按压盒子的水泵,水流入另一只鼻孔再流出。

  现在我看到他在厨房的水槽空间按压,好像是水进了喉咙,“啊,不行了不行了。”

  我是从去年下半年一次感冒后,睡下会鼻塞,早晨起床洗漱后,鼻子就通了。实在不通,我只试过用龙头双手接水,两个鼻孔一齐吸,感觉到喉咙上了,再回流到鼻孔之外。这样,我也呛到过几次。

  后来一次看,那位男医生说可以手术,只有手术能治。他给我们看了电脑上记录的手术病例,还有鼻子部位的影像,术后鼻息肉不再闭紧,呼吸就通畅了。

  他是专门做鼻子方面的手术的,价格在一万左右。我和王子决定再看看鼻子喷剂会不会好转,医生为王子配了原来的那些药。

  米奇睡着了没有鼻音,他张了小嘴呼吸,眼睛闭上。有时我也会觉得他的眼睛是微张的,这时通常他快醒了。

  蒋医生先让我上了检查专用的椅子,叫我双腿叉开,取了白带。她用的是一根十五到二十厘米的白棉签,放到里面还是让我想叫“扎着了”。

  “自己可以做凯格尔运动吗?”我知晓的凯格尔,应该也是以提肛作为最主要的运动内容吧。

  白带结果出来有手机提醒,这个只用关注医院的公众号即可。我去自助机以条形码打印出来,返回给蒋医生看。

  有一个白细胞指标是1-3/HP,过氧化氢浓度小于2,白细胞脂酶结果是阳性。本来我不问,想了想还是问:“我这些是不是不好?”

  转眼到了2020年的最后,每到这一天,我的单位都会发一袋零食。今年产假不在办公的地方,早晨我就微信跟科长说,“到了通知我一下。”

  下午科长发来一张照片,是一袋印有银行三大APP标志的布袋。我们有融E联、融E购、融E行三个APP。我在用的是融E联和融E购,一个是能查看明细帐收支,一个是用于购物的。近三四年,每次发零食都用这种袋子装。

  今年的袋子里看照片依旧是进口零食,我真的是迫不及待米奇的长大,可以和我一起分享这些。王子不怎么吃,不过真吃起来,见底是迅速的。

  令我想到这个的,是他没查出鼻炎过敏源时吃我的芒果干,但吃我发的年末礼品,还未见到特别快消灭光的样子。

  一会儿科长又发来一张农产品礼券,上面刮开了激活码。“刚发的,今天必须用掉。”

  我扫了券二维码,输了激活码激活。在融E购的优惠券选项里点进去看,这券可买的都是贫困区的特产,主要是米油,还有干货和腊味。

  菜场开卖草莓,卖红心火龙果3.98元一斤的水果店,不卖火龙果已有几天。今天在门口摆出了草莓摊,挂着的泡沫牌子写了18元一斤。

  草莓个头比弯曲的大拇指大两圈,老板说:“这个要下午在空调房,热了以后再吃,味道特别好!”

  我以为这草莓卖得贵,走到东园街口,就是建国路的交叉口处,发现连锁果店有两款草莓,个头都不小。一款和菜场这边的大小差不多,卖29.8元一斤,再大一点的,卖38元一斤。草莓尖到草莓肚都是红艳艳的,蒂部一些泛白,再加一顶绿叶子。

  冬日的柳树还没黄去,午时阳光的一半在六角亭上,老婆婆和路过的同龄人说:“哟,这水还没结冰啊!”

  这是公园的池塘,昨天来水面漂浮着掉落的叶子,今天不知是有人打扫,还是叶子沉到了湖底,看起来是一个光整的水平面。

  这画面,若是能画,我也画不好。我有些时日想学的是手帐的简笔画,最开始想自学漫画人物,画的习册有美丽少女,我画不好手,也画不好脚。手帐看似简单,但也要创意,照着画册画,是在重复别人的画技。

  我有很多空白练习本,读书时没用完,找了一本画了一页半的简笔画,就放回了书桌的抽屉里。

  傍晚,父亲在油汀卧室外的客厅看手机,手机连着的充电器插在墙壁的插座上。客厅没开灯,厨房里的高压锅冒出“嗞”声。

  我看了第一排字,是139邮箱和支付宝联合推出的。“你没有邮箱,也没支付宝啊。”

  父亲靠着三夹板的墙,墙板有一米多高,墙面的上一半贴了竖纹墙纸,天花板贴的是同色系的正方形花纹墙纸。正方形中间有四瓣花瓣,中间一点花蕊,再有线条沿着一朵花瓣垂直到另一方块的花瓣,绕出一个个重叠的正方形。

  等到后来,才开了客厅的灯。我是进了房间,隔一会抬头,发现门上的窗户透白光了。

  是2021年的元旦假期,我们没加入湖滨那边的12月31日的跨年,在网站视频看到了一些。号称亚洲最大LED屏的工联CC前,有人海里的人声倒数计时。

  我要了一个奥尔良鸡腿包,味道和我自己做的奥尔良鸡扒一样,鸡肉是剁成颗粒,我嚼出了肋骨。豆浆也是这个包子铺的牌子,是热的,王子等我时,我把它喝完。

  下车是在孩儿巷,他开了导航,门牌号是451号,不太好找。有一栋楼,楼的东边是入口,都没人进出似的。我问了经过的保安。

  如果是彩色画的,马路涂成灰色,斑马线就不涂颜色或涂白色 如果是黑白的话,就画好线条表示就可以了,不用涂色

  给领导送钱用什么方式最好,职场中如何给领导送礼的礼仪(有什么给领导送礼的小技巧)

  爱智康和学而思的区别,爱智康是学而思的吗(学而思·爱智康上线“大美中华地理小课堂”)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