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价格向上机器人价格向下 海斌访谈

发表时间: 2023-12-01 00:59:50 来源:产品中心

  “客户是无锡的一家酒店,当时的售价是13.6万元。”云迹科技首席产品官李全印近期接受第一财经采访,他还记得当时价格相对较贵,“今天价格也就3万块钱以内了”。

  八年时间,服务机器人的价格斩到了脚踝。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仓储物流机器人领域。规模化上量,激烈行业竞争,令机器人价格一路下行。人力成本向上,机器人价格向下,机器代人成为投资回报率更高的选择。

  豫园万丽酒店坐落于上海市中心,临近知名的豫园,距离外滩也只有数分钟路程。这家酒店六年前引入了第一台机器人。

  闫智慧作为酒店管理者,当时也不是一次性支付十几万来购买一台机器人。作为试点酒店,她们以每月支付4000多元经营成本的方式,租用了云迹科技的机器人。

  “那个时候我们算了一笔账,请一个人也要三四千块,还有五险一金。”闫智慧说,“它(机器人)一个顶三个人的班,像个劳模一样。”机器人就是一个24小时不休的服务员,入住的客人如果临时需要瓶装水、或者针线包、牙刷等小件,这些零碎的工作,机器人已能代替人工送到客房了。

  酒店是服务机器人的重要使用场景,部分中高端酒店将其作为运营服务的标配。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人工越来越贵,而机器人越来越便宜。如今七八年过去了,一台性能更好的、酒店使用的机器人价格已经下降到了三万元。

  机器人门类众多,降价的不只是酒店的送餐机器人。在仓储物流园区里,搬进搬出库存商品的机器人同样经历了大降价。

  “价格基本上相比4年到5年前腰斩,就是5折。”李宁物流业务总监华锋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华锋在2014年出差美国的时候,参观了亚马逊仓储物流体系,见到了搬运机器人在仓储场景初步崭露头角。

  李宁集团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智慧物流园近期启动运营,这里装备了当下主流的自动化柔性设备。恒岩科技作为自动化集成商,将机器视觉技术、机械臂拣选、四向车机器人存储、潜伏式AMR拆零拣选等设备做整体集成。据记者现场观察,这是一个发那科的机械臂、极智嘉的AMR等多类机器人的协作体系。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国内开始AGV应用的潮流是在2017年左右,当时的一台设备12万-15万元。目前,按照固定路线行走的AGV,已经升级到了自主规划路线的AMR,而价格已经下降到了5万-7万,采购规模大的话可以更低。

  大规模的应用,是机器人成本能下降的前提。中国消费市场的特殊性在于,电商的渗透率比欧洲等地高的多。消费的人在天猫、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购物,对配送的要求更苛刻。

  “我们的消费者,在电商下一单,都希望上午下单下午送到,尤其在北上广深。”华锋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需要订单信息及时传递给仓储系统,自动化的货品选捡和配送体系迅速跟进。“所以中国的物流行业(自动化)是被市场需求所推动的,我们不得已去做,不做就落后了。”

  疫情时期的供应链困境,国内外企业都深受影响。一个灵活而具有韧性的供应链,离不了自动化设备。

  “传统的供应链是‘降本增效’,但是现在对供应链的要求不单单是‘降本增效’,还要求更加有韧性,可以应对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耐克大中华区运营及物流副总裁常远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耐克今年3月份在江苏省太仓启用了其全自动无人立体仓库。“我们正真看到在中国人力成本正在慢慢提高,但是人力成本的提高,可以用技术方法来弥补。”

  相较二三线城市,北上广深四座一线城市的劳动力成本更高,企业也更有动力实现机器人对人力的替换。

  上海市嘉定区的李宁智慧物流中心,覆盖了长三角地区的销售物流需求。这里每天的平均吞吐量在10万多件,最大的出货量能够达到每天60万件。在这里,物流团队约有100人,而李宁位于华北区的仓库作业人数300余人。

  以前同样一层仓库的入库量,李宁需要40-50人来维持运营,现在则只需要15个人。华锋说“入库效率提高了三四倍”。

  对于李宁的仓储系统,“从物流管理来说,机器人是特别有性价比的一个产品”,华锋表示,机器人不需要假期,可以24小时的运营,同时也能降低管理成本。

  类似上海嘉定的智慧物流中心,李宁在全国规划了五个,其中三个在重要消费区域,京津冀地区,长三角和大湾区。华北智慧物流中心拟在2024年第一季度启用,华南智慧物流中心则准备在2024年下半年启用。此外,李宁的荆门物流中心会从原来的人工操作转换为智慧物流中心,南宁项目也会上9万平方左右的智慧物流中心。

  跨国运动服饰巨头耐克,在大中华区已连续两个季度实现两位数增长。耐克的中国仓储物流枢纽在江苏省太仓,为其业绩成长提供了支撑。这座亚洲单体存储量最大的全自动无人立体仓库,距离李宁的智慧物流中心只有一小时的车程。耐克大中华区总经理董炜此前表示,数字化是耐克在中国市场的重要战略方向之一。

  耐克的无人立体仓占地约12000平方米,高44米。第一财经记者此前曾参访这座无人立体仓库,它存储货仓位100万个,可容纳700万-1200万件货品。在机器人、自动化存取设备的支持下,最高每小时可处理2万件消费者订单。这极大地响应了花了钱的人电商订单处理速度的要求。

  它们曾被企业推向一些特定的使用场景,但最终无功而返。比如,在中式餐厅这类应用场景里,普通员工还具有不可比拟的灵活性。

  餐饮业内的公司起来得快,死得也快。这个行业门槛不高,因而竞争惨烈。根据《2019中国餐饮经营参数蓝皮书》,倒闭餐厅的平均存续时间约450天。在这样的情况下,长期的投资就不容易落地,比如买一台使用十年的服务机器人。如果餐厅的经营者为了追求坪效而将桌椅排布紧密,餐厅内或者走廊里余裕不大,那就没有了机器人来回穿行的空间。

  “中餐厅做个水煮鱼,机器人碰到客户,汤水非常容易就洒了。所以这种中餐厅很少用机器人的。”一家机器人企业的高管王浩对记者说。“机器人传菜需求,我认为不是萎缩,而是这一个市场根本就不存在。传菜机器人的空间在餐饮市场特别有限,只有火锅这类才可以,因为它传送的是原材料。”

  在中国的送餐市场里面,王浩认为,普通员工面对机器人时,还有无法替代价值。“我的个人自己的观点就是它的规模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前两年我们正真看到的繁荣并不全是真正意义上的繁荣。”

  “我们对是不是适合机器人使用场景,有两个重要的考核点,第一是使用场景时长足够多,第二是服务时长足够多,比如酒店、医院需提供24小时服务的地方,是很适合机器人服务的场景。”李全印表示。

  IDC发布的《商用服务机器人中国市场占有率,2022》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总体规模1.69亿美元,同比略降2.5%。当年,疫情对餐饮、酒店等很多行业造成冲击,市场需求受到显著影响。

  单以餐饮服务机器人市场来看,2022年市场规模0.6亿美元,同比下降22%。擎朗智能和普渡科技依然位居市场前两位,合计占据83.6%的市场占有率,其中擎朗智能市场占有率突破60%;疫情刺激了清洁机器人市场发展,去年这一垂直赛道的市场规模约0.52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3%,高仙机器人在这小市场里占据优势地位。

  “我认为未来做机器人的人会慢慢的多。比如酒店赛道在我们的中国市场大概率就是这样,如果这样的一个东西赚钱就会有一堆人做的。”李全印表示,企业能做的努力是设计和生产出成本更低的、差异化的机器人。

  酒店的服务机器人、仓储物流机器人,关键的部件是视觉摄像头或者激光雷达。激光雷达通过向周围发射和收回激光,实现对旁边的环境的成像。无人驾驶汽车是激光雷达最热的应用场景之一,且对激光雷达的性能要求更高。仓储物流、餐饮服务机器人对于激光雷达的性能要求更低些。

  在云迹科技刚开始做餐饮服务机器人的时候,采购德国企业Sick AG单颗激光雷达,价格就能达到一万元。现在中国市场上的激光雷达供应商众多,而且国产的激光雷达已经完全能满足餐饮服务机器人的需求,以至于“现在就非常便宜,1/10(的价格)。”李全印说。

  机器人的成本还包括了钢材、塑料等重要材料。这两类材料的技术已相对成熟,国内都能大规模生产。但恰恰是这类成熟材料,其价格比技术频繁迭代的零部件价格更稳定。“机器人里边的钢材,里面的塑料,这些年没有太大下降,但是像里面的芯片,里面的传感器,这是大幅度下降的。”

  核心零部件的成本下降,并不代表机器人企业容易盈利。云迹机器人等企业也在探索新产品,以及新的服务模式。

  “说实话我们赚不到什么钱,因为要投入研发、投入市场、投入很多的东西。”王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实现盈利之前,机器人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外部融资。据记者从投资人处了解,高仙机器人正在筹备新一轮的融资。资本的投入,能给行业的研发,甚至是价格战提供更多燃料。



相关产品